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44章

第44章

        碧青倒是没想到,杜子峰会如此掏心掏肺的帮忙,自己让二郎去这一趟,的确是存了让杜子峰帮二郎找先生的心思,二郎太聪明,早不是自己这么一个半吊子,能教的了,不想耽误他就得尽快寻个老师。

        杜子峰虽然满脑子都是升迁,骨子里却仍然保留着读书人的品质,又是间河县的父母官,秉着爱才之心,也不会对二郎这样的天才不闻不问。

        碧青打的是县学那些老夫子们的主意,只要杜子峰肯帮忙,给二郎找个先生,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碧青承认二郎让自己教歪了,得有个人拨乱反正才行,二郎不是自己,他是王家的男丁,又如此聪明,碧青也怕自己耽误了他,不好当面说,这才拐个弯打主意,不过大儒?是不是有些过了。

        其实碧青对那些所谓的博学鸿儒,没什么好印象,总觉得那是一些咬文嚼字,酸气冲天的老家伙,成天没别的事儿,就是矫情,被窝里搂着足以当自己孙女的美妾,到了外头,却满嘴的仁义道德,假正经的厉害。

        当然,这只是自己的想法,碧青相当清楚,能称得上大儒的老头能给二郎当先生,绝对是二郎这辈子最大的造化。不说能学到啥,就顶着大儒亲传弟子的名头,二郎这一辈子的前程,也不用愁了。

        碧青终于服了,为什么都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大郎在南边儿打了五年仗,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也才挣来了一个大头兵,二郎在家跟着自己念了几天书,就有机会拜大儒为师,只要这事儿成了,哥俩的起点就是一天一地。

        碧青本来没想过,家里会出个当官的,可小叔子真有出息,自己也不能拦着,所以,这事儿得尽力去促成。

        为此,碧青叫小五特意又跑了一趟间河县,扫听了那位大儒的喜好,可惜什么都没扫听来,只知道,老头今年七十高寿,活的依然健朗,在京的时候,皇上多次亲访,想请先生进弘文阁,老头儿理都没理,嫌皇上总来打扰,索性搬回了老家冀州府,体面的府邸也不住,在间河县城外的桃花村搭了两间茅草屋落了户,自号武陵先生。

        碧青一听这名号就怀疑这老头是个老色鬼,要不就是爱桃花成痴了,好好地宅子不住,跑到桃花村去落户,不是装蒜就是有病。

        不过,碧青倒是冒出一个想法,这老头要是真是稀罕桃花,临山屯可是有一百多亩呢,现在不成,等以后那边儿的房子盖起来,如果能说服老头搬过去,临山屯的房价还不打着滚儿往上翻啊,这老头就是最大的噱头,最牛逼的活广告。

        打着这个主意,二郎拜访老头这天,碧青也跟来了,叔嫂两人一早起来先到了间河县跟杜子峰会面之后,再一块儿去桃花村。

        桃花村是间河县最富裕的村子,这个碧青早就听说过,因村子里的两颗百年的野桃树而得名,老头的草庐就盖在两颗百年桃树边儿上。

        碧青给二郎预备了拜师礼,二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嫂子,老先生是大儒,不一定能收俺呢。”

        二郎就是个老实孩子,不明白这里头的事儿,碧青一边儿收拾礼物,一边儿道:“不收也得让他收,俗话说的好,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只要他吃了咱家的东西,就得收你这个弟子。”二郎脸都红了,大概觉得嫂子这样太厚道,吭哧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碧青见他那样儿,笑了一:“拜先生哪有不给束脩的,这是理儿,不能让人家说咱不懂理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家常的吃食,都是嫂子我亲手做的,是咱的一点儿心意。”

        二郎看了眼车上的大坛子小罐,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哪是去拜师,简直是去送礼的,一小罐醉枣,半口袋番薯,鸡蛋鸭蛋各一篓子,早上叫王兴新挖了大白藕,还带着泥呢,装了半框,挑了几个还算囫囵的荷叶盖住,拎了一只鸡一只鸭,都挑最肥的,还有一小罐子糯米藕,是嫂子昨儿忙活了半宿做的,特意叫小五哥去冀州府买的槐花蜜跟糯米。

        为了自己拜师,全家都跟着忙活了好几天,二郎颇有些过意不去,不怕别的,就怕那位老先生不收自己,让家里人失望,这么想着,越发有些紧张。

        相比二郎的紧张,碧青倒是颇轻松,因为她这一去就要志在必得,人老了,一般都馋,大多数老人都爱吃甜食,糯米藕香甜软糯,绝对是最佳选择,这东西冀州府没有,老头只要吃了一回就得有下回,还有自己做的醉枣,松花蛋,看着虽然平常,可在这冀州府里,绝对是新鲜东西,最重要的是,这些东西不是买的,藕跟番薯是自家种的,鸡鸭是自家养的,醉枣跟糯米藕也是自己这个嫂子亲手做的,每一样儿都是心意,老头只要有点儿人心,就绝不会拒绝,只要吃了,收了,二郎这个师傅就算拜成了。

        碧青坐在牛车上,都没心思看两边儿的景儿了,一门心思想着这些。地里的庄稼收上来,麦子种下去,就到了庄稼人一年最闲的时候,出了间河县,两边都是光秃秃的庄稼地,连个人都不见,也实在没什么景儿。

        倒是道上总会有进城赶大集的人,一辆牛车上坐七八个妇人,讨论着该买多少肉给家里的小子解馋,给丫头买什么样儿的花布做袄,叽叽喳喳分外热闹,花花绿绿的头巾晃过去,给这样萧瑟深秋添了一抹别样的亮丽。

        牛车过去后头是挑担子的汉子,这样的天儿,汗水把衣裳都浸透了,可见走了多长的路,挑子上的盖子一偏,露出里头满满的黍米,黄澄澄的颗颗饱满,一瞅就是特意拣出来的,估摸是打算去城里买了换些钱使。

        再往后是小两口子,看得出来是刚成亲的,新媳妇儿骑在驴子上头,头巾蒙的紧紧,脸都遮了大半,还有些害臊,牵着驴子的傻小子一会儿就回头瞅一眼,咧开嘴呵呵傻笑个不停。

        碧青不由有些出神,有那么一晃神的功夫,觉着驴子上坐的是自己,而前头牵驴子的傻小子,变成了大郎。

        忽听杜子峰道:“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

        碧青回过神来,侧头看了眼杜子峰,本以为能搭杜子峰的顺风马车呢,比牛车快也舒服,不想到了衙门口,这位直接一身青衫出来,跳上了牛车就让二郎走,连他家那位形影不离的家仆都没带,跟自己在王家村第一次见他时一个模样儿。

        碧青心里觉得,比起官服,这身青衫其实更适合他,有股子飘然出尘的气质,而且,碧青觉得,他们三个坐在牛车上,别人一定以为自己跟二郎是杜子峰的下人。认真说起来,自己跟二郎这样儿的,当杜家的下人都有些高攀。

        碧青倒不觉得自卑,只要自己活得自在,自卑干啥,自己这身儿衣裳可是今儿新上身的,是她娘亲手做的,碎青花的粗棉布,蓄了薄薄一层棉花,跟自己头上的头巾,正好搭成一套,别人觉得这是土,可碧青觉得,自己挺美的,这样原生态的民族风服饰,在现代可是颇受人追捧。

        现代的那些所谓民族服饰早就失了根本,哪像自己,臂弯跨个碎花包袱,就尽得真髓,就自己这身打扮,如果自拍一张传到网上,粉丝绝对爆棚,所以,碧青的心情也异常的好,却不想给杜子峰两句酸诗给搅了。

        杜子峰见她看自己,指了指上头,碧青抬头看了一眼,见一行大雁正排着队往南飞,真想翻白眼,这就是读书人的通病,明明有着一颗汲汲名利的功利心,却非得伤春悲秋,有事没事儿就吟一句,他自己伤怀还罢了,坏了自己的好心情,实在不该。

        碧青琢磨怎么消遣杜子峰一下,忽的想出一个主意,咳嗽一声道:“诗词我念得不多,不过倒是想起个对子来。”

        杜子峰想起她给周家对的对子,不禁低笑了一声:“倒要请教。”

        碧青也指了指天:“一行征雁向南飞,大人可有妙对?”

        杜子峰想了想道:“几处乡愁同北望如何?”

        碧青不禁暗暗点头,这位虽说功利心重,可真算得上才思敏捷,随便一对就异常工整,可惜错解了这个对子的意思,眨眨眼道:“大人恐怕听差了,我这里的蒸非是征战的征,而是蒸煮的蒸。”

        噗……二郎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却怕杜子峰怪罪,忙憋住,一张黑脸憋得通红。

        杜子峰愣了楞道:“如此,倒要请教了。”

        碧青指了指车上那只鸭子:“两只烤鸭往北走。”

        杜子峰忍不住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忽觉如此荒唐的对子,竟比之自己刚才念的那首秋风引更有意思。

        碧青暗道,这才对嘛,好好的日子不过,愁眉苦脸的做什么,又不是林黛玉,能吃饱穿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家伙都是欠饿,丢进深州过一个月,保证一个个都改过来。

        不过,人家桃花村真是有钱啊,就光这道儿就不一样,黄土砸的夯实平整,能并排跑两辆牛车都没问题,道两边儿的杨树遮住日头,一阵秋风过来,哗啦啦掉了一地杨树叶子,隔一段就有个农人,拿着大扫帚扫树叶子,堆成一堆烧了,铲进地头的坑里预备着当肥料使唤。

        想冀州府这几年风调雨顺,桃花村又是有名的富裕村子,应该不差这点儿树叶子施肥吧!大概知道她想什么,杜子峰道:“武陵先生稀罕桃花村那两颗百年桃树,故在此隐居,因老先生在桃花村,便短不了前来拜访之人,这条道村里修了几次,怕树叶积在道上不好走,桃花村的里长就安置了村民轮流清扫。”

        碧青心说,这桃花村的里长倒是有个脑子的,估摸也是吃着了甜头,没有这位武陵先生,桃花村就算有一百颗百年老桃树也没用,有这么一位大儒背书,桃花村想不富都难。

        皇上都亲自访了的大儒,冀州府的官儿敢托大吗,不管是谁,上任第一件事就得上桃花村报道,这就是尊供在桃花村的佛爷,谁来的都得拜。

        碧青估摸这条道直接就通向老头的草庐,果然,路到了头,就看见那两颗传说中的百年桃树,跟两个门神似的站在村口,树干上缠着红绸子,估摸村民把这两颗桃树当成祥瑞了,不远处有条小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引过来的,水很浅,却异常清澈,能瞧见水下青沥沥的鹅卵石,水流过石头叮叮咚咚的,颇有意境。

        再往远看,就看见了那三间草庐,外头一圈篱笆围着,说是草庐也是夯土盖的,顶子上盖了厚厚的茅草,茅草都是新的,估摸是今年新盖上去的。

        牛车停在篱笆门外,碧青就好奇的扒着头望里看,院子里有个老妇人,看年纪怎么也有五六十了,正在一趟一趟的往外搬书,当院铺了老大一张席子,老妇人把书小心的放到席子上晒,旁边儿有个满头银发的老头子坐在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一根柴火棍正在地上画着什么。

        碧青心里琢磨,这老头还真算厚道,弄这么个老妇人,还以为怎么也得有俩美貌佳人呢,这些所谓的大儒们,不是最喜欢红袖添香吗。

        碧青始终认为,红袖添香这个四个字,简直把老头子们猥亵的心理表现的淋漓尽致,红袖添香之后大概就是一树梨花压海棠了,除非有心无力,不然,半夜三更对着鲜嫩的小佳人,不干点啥谁信啊。

        不过,很快碧青就不这么想了,因为从后头又来了个老头,头发花白,满满两桶水,肩膀上扁担都压弯了,没等碧青暗示,二郎已经过去了,从老人手里接过挑子挑了进去。

        碧青抿着嘴笑了笑,这实在有实在的好处,这不顺理成章的就进门了吗,碧青跟着杜子峰也进了院。

        进去之前,杜子峰特意整了整衣裳,碧青觉得,他比二郎还紧张,可见这老头真的不一般,而且,杜子峰进去之后也只是靠边儿立着,恭敬非常。

        根本就没人招呼他们,碧青左右看了看,二郎已经把水倒进瓮里,接着劈柴去了,这么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啊,碧青索性帮着老妇人晒书,一开始,她一碰老妇人还皱眉,见碧青动作小心,并无冒失的举动,才没说话,弄到最后,杜子峰也跟着帮忙晒起了书。

        老头的书实在不少,晒了半院子,经史子集,野史传记,应有尽有,看来,还真是个有大学问的,就冲这些书,人家这大儒之名也不像虚的。

        晒了书,见老头还没动静,仍低着头在地上画,碧青抬头看了看天,可都快晌午了,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指望杜子峰主动说话,根本没戏,杜子峰紧张的跟见着祖宗差不多,指望二郎更不可能,二郎简直就成了长工,不停的找活干,劈完了柴火,这会儿又去修篱笆了。

        碧青走到老头旁边,想看看老头到底画什么呢,这么入神,把他们仨晾在这儿理都不理,看了一会儿,碧青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

        碧青一笑,可给老头笑恼了,老头抬头恶狠狠的看着她:“笑什么?”

        碧青见老头真生气了,琢磨不能得罪他,忙道:“我是笑您这么算,什么时候才能算出来。”

        老头明显一愣,眯着眼打量碧青几眼:“小丫头知道老夫干什么?”

        碧青点点头:“您做算术题呢。”

        老头脸色缓了缓:“你这丫头倒有些见识,既然知道老夫干什么,就在一边儿看着,等老夫算出这道题再说,这是老夫跟东篱老匹夫打的赌,要是算不出来,那老匹夫不定怎么笑话老夫呢,老夫可是算了整整两天了。”说着,又拿着柴火棍开始算。

        碧青见旁边的妇人直跟自己使眼色,做出一个吃饭的手势,就明白,这老头为了一道算术题连饭都不吃了,本来年纪就大,那禁得住这么折腾,再说,让老头这么算下去,估摸天黑也拜不了师。

        想到此,开口道:“这道题瞧着极简单。”

        老头一听就不干了,皱眉看着她:“丫头,年纪不大,话倒是挺大,你还不知道是什么题,就敢说简单。”

        碧青道:“虽不知道什么题,但瞧您算的路子,大约知道不会太难。”

        老头儿道:“那你算给老夫看,只要今儿你能算出来,修篱笆的那个傻小子老夫收了。”

        碧青眼睛一亮:“当真?”

        老人哼一声:“整个大齐,也没人敢质询老夫说的话。”

        碧青嘿嘿一笑:“我这不是高兴的吗。”

        老人不搭理碧青的嬉皮笑脸,直接把手里的算术题丢给碧青,碧青一看就乐了,好歹自己也是大学毕业,要是连小学生的算术题都不会,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纸上的题目是:“今有共买物,人出八,盈三;人出七,不足四.问问人数,物价各几何”

        碧青想都没想,拿柴火棍在地上列了两个方程式,飞快就得出了结果,跟老头说:“人数七个,物价五十三。”老头儿拿着棍算了算,喃喃的道:“果真如此,果真如此,竟然如此简单,如此简单……”

        碧青小心的道:“那个,您刚答应我的还作数吧。”

        老头丢开柴火棍站了起来,大概坐的时间太长,站起来身体晃了晃,碧青忙伸手扶住他:“您年纪大了,不易久坐,还有,您老多久没吃饭了?”

        老头也没推开碧青,挑水的老汉已经从屋里搬出来把椅子,碧青扶着老头坐在椅子上,老头没看碧青,往院外头望了一眼道:“听杜家小子说,你做的吃食甚好,今儿既来拜师,可带了束脩?”

        碧青大喜,忙喊了声二郎快过来磕头,二郎窜过来,扑通就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头,旁边的妇人递过一盏茶,二郎恭恭敬敬呈上,老爷子抿了一口,斜眼瞥了碧青一眼:“你真是这傻小子的嫂子?才多大就嫁人了?”

        碧青笑道:“您老又不是月老,这天下的因缘啊,可不归您老管,吃食带了不少,都在外头的牛车上呢,二郎快着搬进来。”

        二郎答应一声跑出去了,刚那个挑水的老汉和老妇也跟出去搬东西,老头哼了一声,瞪着碧青道:“还不去做饭,在这儿戳着做什么。”

        碧青笑一声,接过二郎手里的鸡,去灶房了,老妇也跟了进来道:“先生就是这个脾气,大娘子莫怪,我来吧。”说着要接碧青手里的鸡,碧青摇摇头:“先生既让我做饭,若不是我做的,恐要发脾气。”说着拖过个板凳过来:“您老在这儿坐着就成,一会儿就得。”

        碧青看着老头子的灶房,眼睛都发亮,就说这老头的日子不差,这灶房外头瞧着不起眼,里头可是够全和的,什么都有。

        碧青略看了看,旁边儿一盆清水里泡着豆腐,估摸是早上新磨出来的,底下一个木桶里有小半桶泥鳅,泥鳅不大却够欢实,桶里的水已经发清,估摸吐一晚上泥了,碧青忽然想到一个菜,正适合老人。

        日头正好,老先生就让把桌子放到了院子里来,碧青知道老人从昨儿就没怎么吃饭,就先给老人擀了碗面条,面和的软些,面条切的细细,用鸡汤煮了撒上些葱花,叫二郎先端了出去。

        等碧青出去的时候,一小碗面条连汤都没剩下,老头还不满的看着她道:“丫头,你不会就想用一碗面条打发老夫吧。”

        碧青笑了,把刚炒好的的一碗藕片放到桌子上,指了指一桌子的菜道:“这些您老还不够吃的啊。”

        老头夹了了一筷子炒藕片塞进嘴里道:“这道糖醋藕片,吃的就是个脆生劲儿,你这丫头怎么给炒面了。”

        老妇人道:“先生,大娘子是怕您的牙口不好,嚼不动,这才多炒了一回儿。”

        老头却不领情:“老夫还剩下一个对头牙呢,脆点儿怕什么,下次记得给老夫炒脆的。”

        下次?碧青心话儿,真当我是你家的厨娘了啊,老人夹了一筷子松花蛋问:“这个也是你做出来的?”

        碧青点点头,见老头吃了一个之后还要吃,忙拦着道:“这个给您送了一包袱,留着以后慢慢吃,这东西虽好,一顿可不能多吃,对您老的身子不利,您吃这个。”说着把中间的小砂锅盖揭开。

        老人看了一眼道:“这叫个什么菜,老夫从没见过。”

        碧青笑嘻嘻的道:“这道菜叫貂蝉豆腐,也叫美人计。”老头听了哈哈笑了起来,指着碧青道:“你这丫头倒是个促狭鬼,不过,这名儿起的真真贴切,饶是董卓一代枭雄,遇上貂蝉豆腐也免不了被烹煮的下场,这道美人计做的好,待老夫吃了它。”

        杜子峰不禁有些出神,世人谁不知武陵先生眼高于顶,即便九五之尊,登门拜访依旧没什么好脸色,可这样一个大儒,却给这小丫头哄得如此高兴。

        自己刚来冀州时就来拜望过老先生,也不过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这还是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不然,估摸院儿都进不来,冀州府知府闫子明来了,一样得在外头恭立着。

        之所以答应给二郎引荐,也没想着老先生能真收了二郎,而是搭个桥,只要二郎来了,再寻别的先生就容易多了,毕竟二郎是个庄稼汉子,又没正经进过学,有些名望的先生都不大乐意收这样的学生,现在看来,自己多虑了,二郎进了武陵先生的门,往后无论做学问还是走仕途,都会一帆风顺。

        碧青在武陵先生的草庐里待了半天,给武陵先生讲了自己会的几种解法,还被老头逼着出了一道比刚才那个难的题目,老头儿才放他们走。

        碧青问:“二郎什么时候过来进学?”老头颇不耐烦的道:“还什么时候?没看见家里缺干活的吗,明儿就过来。”二郎忙应了,老头看向碧青说了句:“丫头,想不想拜老夫为师?”

        碧青笑了:“丫头就是块朽木,再雕琢也没用,就不敢劳动您老了。”老头颇不高兴的道:“你可知天下想拜老夫当师傅的有多少?”

        碧青点点头:“丫头知道自己不识抬举了,但丫头嫁了人,是人家的媳妇儿,上头有爹娘婆婆奉养,下头有弟妹需养活,一大家子十来口子人呢,要是丫头跟着您老做学问,家里人还不饿死了,丫头就是大俗人,您老就别费事了。”

        老头子哼了一声道:“你男人难道死了不成,要你一个女人家养家糊口。”

        碧青道:“我男人在外保家卫国,作为妻子养家糊口也应该,更何况,丫头乐在其中呢。”老头儿这才没说话了,一挥袖子不搭理碧青了。碧青算是知道什么是老小孩儿了,这人老了说变脸就变脸,连点儿征兆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杜子峰终于忍不住道:“你可知能拜武陵先生为师意味着什么?”

        碧青笑了:“能是什么?高官厚禄?声名鹊起?你们男人要这些有用,我一个女人要这些做什么,我倒是觉着,高官厚禄不如粗茶淡饭,声名鹊起不如安于平淡,家人都守在一起平平安安的过上一辈子,比什么都强,我是女人,女人的心很小,能装下家里人就成了。”

        杜子峰回到县衙,坐在自己的书房里还在想碧青的话,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那淡淡而满足的笑容,在他脑子里飘来荡去,竟如此动人。杜子峰急忙摇摇头,自己想什么呢,她嫁了人,她是王大郎的妻子,而自己是杜子峰。

        二郎成功的拜了师傅,叔嫂俩一回家,家里就乱了营,婆婆说要预备香烛纸马,去给碧青的公公上坟,爹娘也跟着高兴,娘帮着大郎预备明儿带去的行李,嘴里嘟囔着:“虽说不远,可也是离家求学,衣裳行李要预备齐全了才成。”

        碧兰见娘忙着,就接了娘的手去喂鸡鸭,碧青的爹也跟着碧兰帮忙,王兴照着碧青的吩咐,把炭窑里闷好的炭打成捆,堆到一边儿,等着明儿早上送二郎去的时候,装上车一块带过去。

        碧青听老妇人说,老先生冬天不使炭火盆子,怕火星子崩到书上,宁愿冻着,到冬天炕也只让烧一遍,半夜就冷了,把自家烧的炭送过去,填到炕下的灶膛里,睡觉前闷上,一晚上都是热的,也不用担心火会蔓出来。之所以,送这么多也是怕二郎跟着遭罪,家里虽说房子旧,可炕烧的热,再往冷屋子里住,怕二郎不习惯。

        村子里没什么秘密,二郎被武陵先生收了当弟子的事儿,一宿就传遍了王家村,第二天,天一亮,王富贵两口子就来了,王富贵亲自赶着自家的牛车,送二郎去桃花村,说二郎能拜武陵先生这样的大学问人当老师,给王家村都挣了脸,无论如何得他亲自送去才成。碧青也没推辞,王富贵跑一趟,也省的自己去了,招那老头子生气,那老头子的脾气忒古怪。

        望着牛车没影儿了,一家子才回转,桃花娘在碧青家坐着,东拉西扯的说了大半天闲话儿,眼瞅快晌午了才家去。

        她一走王兴娘就道:“这可是一趟赶不上,趟趟都赶不上,嫂子还不知道呢吧,前儿铁柱娘去她家串门子说闲话,说起她家杏果儿的年纪,配你家二郎正好,不如寻个媒人订下,本村的知根知底儿,也省的往外村里找婆家,嫂子猜她怎么说的?”

        何氏摇摇头。王兴娘道:“她说桃花女婿明年要考秀才,等她家姑爷中了秀才,再给杏果儿寻个念书的人家,哪想话儿都没凉呢,咱二郎就拜了武陵先生当老师,俺可是听人过,这位老先生有大学问,临山屯的周老头,上赶着巴结呢,前年过年巴巴的跑了一趟桃花村,村口都没进去,就让人赶了出来。”

        何氏道:“就算先生架子大,怎会连村口都没进去。”

        王兴娘道:“嫂子是不知道,村口站着冀州府的差人呢,说他们知府大人在武陵先生的院子外头站大半天了,都没叫进去呢,哪轮的上他一个快进棺材的周老头啊,您说可笑不可笑,这会儿见咱二郎拜了这么个厉害的先生,又眼馋了,刚在这儿坐半天,估摸就是想说这事儿呢。”

        何氏道:“杏果儿这孩子我倒是喜欢,性子爽利,嘴也甜,要是……”

        何氏话没说完,就被碧青拦住道:“娘,这事儿以后可不能再提了,之前您给二郎定什么样儿的亲事儿,都使得,如今却不成了,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二郎既拜在武陵先生门下,亲事就不是咱们能做主的了,将来定谁家,都得听先生的。”

        何氏一愣忙道:“难道咱家还能娶个高门大户的小姐不成,娘可不敢想,再说,真娶个那样的媳妇儿家来,能看的起娘这个乡下的老婆子吗?”

        碧青道:“娘您这话可不对,二郎是您老的儿子,就算将来娶了皇上的公主,也是您儿媳妇儿,见了您也得磕头敬茶,这是孝。”

        何氏忙道:“你可别吓唬娘。”

        碧青笑着摇摇头出去了,她婆婆是不知道,二郎拜在武陵先生门下,就再不是以前的乡下小子了,顶着武陵先生关门弟子的名头,什么高门大户的小姐都娶得进来,这个社会的阶层壁垒分明,可有时候运气来了,鱼跃龙门,嗖一下就蹦到了最上头,二郎就是那条成功跳过龙门的小鲤鱼。

        晚上,碧青熬了药给他爹端过去,爹的身子虽然好多了,可天一冷也禁不住,这几日有些咳嗽,看着她爹喝了药才放心,一抬头见她娘瞅着小海发怔,就知道她娘想什么呢,拉着她娘的手道:“娘放心,咱家如今日子好,不愁钱使,等明年第一拨桃子收上来,就给小海请个先生,回头,我腾出空来先教小海识字。”

        刘氏道:“娘知道二郎是念书的材料,你才帮着他拜了先生,娘也不盼着你兄弟有多大出息,就是想着,能认字不当个睁眼瞎,将来也能帮帮你,二郎这算有了前程,大郎也在京里谋了差事,你要是老老实实的种地过日子还罢了,偏偏折腾出这么多买卖,小五再好,终究是个外人,有你兄弟帮着,怎么也比别人强。”

        碧青点点头:“娘说的是,不止小海,碧兰也得跟着学,这些我有安排,您老就别操心了。”

        见她要走,刘氏忙提醒一句:“二郎拜师是大事,别忘了给大郎去封信,让他这个当哥哥也跟着欢喜欢喜。”

        碧青点头应了,回屋写了封信,转过天就小五送出去了,跟着信一起捎过去是一罐子醉枣和一坛子咸鸭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