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29章

        一早上起来又开始落雪,一开始雪粒子还是星星点点,不一会儿就大了起来,连成片的雪花,远远望去仿佛三月里漫天飞舞的柳絮,不一会儿功夫,地上就是厚厚的一层。

        碧青喂了鸭子进来,跺了跺脚上的雪,就去了一趟灶房,脚下的棉鞋就湿了半截,回头非得研究双皮的出来,换下来放到炭火边儿上烤着,一边儿拿了针线笸箩出来做针线。

        有时想想,碧青真觉逼到一定份上,人就没有不会干的,自己就是例子,以前哪干过这个啊,缝个扣子都不会,现在都会缝衣裳了。

        只要看看手里快完工的棉袄,碧青就特有成就感,缝了一会儿往西屋看了看,二郎正在屋里写字,不舍得用笔墨,就在陶盆里装了沙子,用柴棍在上头练字。

        碧青也是后来才知道,小五第一给自己拿来画花样子的纸笔砚台,竟使了足足一两银子,念书在古代就不是穷人能干的事儿,即便那样最平常的砚台笔墨,也价格不菲。

        问小五怎么舍得使那么多银子,就不怕回不了本吗,小五挠着脑袋嘿嘿直乐:“嫂子,兄弟在外头跑了这几年,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看准就不要错主意,给嫂子的笔墨纸砚,虽使了一两银子,可嫂子画出的花样子,却比别人的都好,每张都能多卖几个钱,没多少日子,这一两银子就回来了,认真算算还有赚。”

        碧青当时就觉小五真是生不逢时,这样的人就是商业奇才,要是在现代,一定会缔造自己的商业王国,成为商场上绝对的成功人士,现在却只能当个走街串巷的货郎,不过,相信以后会不一样,等坑里的莲藕种上,鱼苗长大,莲花山山脚下那一百多亩山桃林买在自己手里,相信小五的商业才能会得到充分表现,到那时,好日子就来了。

        忽的一阵风把门抽开,窜进来不少雪片子,碧青急忙站起来关门,茅草盖的屋顶,没有檐子,没法儿遮挡风雨,风大点儿,门都关不住。

        碧青刚想插上门栓,忽见外头有个人跑了过来,进了院才看清是王家的小三儿,碧青开了门,让他进来,拿着门后的掸子给他掸了掸身上的雪:“你姐不是今儿回门吗,你不在家帮忙,怎么跑出来了?”

        王小三道:“娘让我过来跟大郎嫂子要点儿番薯藤,说大冬天的没什么好东西,倒是嫂子家的番薯藤是个稀罕菜,想必大姐夫没吃过。”

        碧青点点头:“成,你等着,我去地窖给你拿去。”刚说着,二郎一掀帘子出来了:“嫂子我去吧。”撂下话就跑了出去,小三儿说了声我也去,随后跟着去了。碧青摇摇头,这俩小子就乐意往地窖里头钻。

        王小三跟着二郎到地窖边儿上,拿墙根儿的扫帚把上头的雪扫了,掀开盖着的麦草垫子,一前一后钻了进去。

        二郎拿了两把番薯藤,砖头见王小三刨地窖里的沙土,就知道这小子又馋了,想找番薯吃呢,忙拦着他:“今年的番薯可不能吃了,剩下的这些要做种呢。”

        见小三那个馋样儿,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我屋里藏着麦芽糖呢,一会儿多给你几块,嫂子说,明年咱们两家都种番薯,这东西收成多,一颗下头少说也能结七八颗番薯,到明年可劲儿吃也没人管你,今年就忍着吧。”说着把番薯藤塞给他。

        王小三道:“二郎,这几天怎不见你找我玩儿去,躲在家里有什么意思,今儿雪大,等我姐夫走了,咱们叫上二嘎子,去炕边儿打雪仗去?”

        二郎摇摇头:“你们去吧,嫂子给我留了作业,让我把学过的字再写几遍,说这样才能记住,嫂子说这叫温故而知新,是孔圣人说的。”

        小三看着王二郎的目光充满羡慕,半天才说:“二郎,我要是也有你这样的嫂子就好了,那天我姐出嫁,我跟去送亲,不是大郎嫂子,我姐就得抬回来了,我姐在轿子里呜呜的哭,去送亲的人也都怕了,我娘说要是轿子抬回来,我大姐可就活不成了。”

        二郎道:“为什么要抬回来?”

        小三脸色有些暗:“我大姐夫家是读书人,说是什么书香门第,姐的轿子到了他家大门口,不让进,说他家祖上的规矩,对上对子才让进门,不然就抬回来。”

        二郎道:“哪有这样的?”

        小三道:“青山婶子说,那家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就喜欢欺负老实人,不过遇上你嫂子,那家子也只能吃哑巴亏,大郎嫂子可厉害了,不仅对上了对子,还给周家的对子上添了俩字,就连县太爷都说添的好,周家那老头子点头哈腰的应着,一句话不敢说,青山婶子说,大郎嫂子这一回,不光给我们家长了气,给咱们村都争了脸,往后一提咱王家村,谁也不敢小瞧了,咱村也出了个识文断字的女秀才。”

        二郎摇摇头:“我嫂子不是秀才,嫂子说,秀才得考三回才成,而且,考上了也没什么用。”

        王小三摇摇头道:“才不是呢,我爹说,考上秀才的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两人正说着,忽听碧青喊他们,忙爬了上去。

        碧青捞了几颗咸鸭蛋上来,装在篮子里,跟番薯藤一起递给小三嘱咐:“跟你娘说,这番薯藤晾干了放的,炒菜是不成了,倒是可以做馅儿,剁碎了多掺点儿肥肉,包饺子最好,鸭蛋煮了,一切两半就成,想来你姐这会儿该家来了,快着去吧,别耽搁了正事。”

        王小三撅撅嘴道:“就饿着他才好,那天他家为难我姐,也不见他吭一声。”

        碧青摸了摸他的头:“咱不为他,就为了你姐,你姐得在他家过日子呢,咱对他好也是指望你姐的日子好过,乖,别耍脾气,好好回去看看你姐,这嫁了人,以后可就不常见了。”

        王小三点着头回去了,碧青望着他没了影儿才关上门,暗叹一声,也不知自己的爹娘弟妹怎么样了,那些粮食应该够吃吧,就算不够,小五留下的钱,也能把这一冬熬过去。这会儿道儿不好走,又临近过年,不好再让小五跑,明年开春吧。

        开了春抽空再让小五去瞧瞧,要是实在不能过,就把人接过来,小五说他哪儿还空着两间屋,若是没地儿住,就先安置在他哪儿,如今分了家,他爹娘哥嫂也说不出啥来,再不成,王富贵家的老宅还空着呢,虽说房子有些破,收拾收拾也能住人,回头得空跟婆婆说说,她婆婆这个人心眼好,估摸能答应。

        想着拨了拨炭火,朝西屋看了一眼,见二郎还在陶盆里写字,遂站起来,去东屋把笔墨砚台拿了过去,又把前些日子换下来的旧窗户纸,寻出来裁好,放到炕桌上:“别总在陶盆里练了,在纸上写写。”

        二郎摇头:“笔墨太贵,我在陶盆里写就成。”

        碧青眼睛一瞪:“难道一辈子在陶盆里写不成,就听嫂子的,在纸上写,这是正经事儿,使点儿钱也应该,而且,笔跟你手里的柴火棍可不一样,握笔,运笔,都是有讲究的,姿势也很重要,你瞧着,嫂子给你写个样儿,你比着写。”

        说着,提笔沾了墨,想了想,在纸上写了一个永字,一个永字写完,碧青忍不住想起爷爷,爷爷虽不是书法名家,却写的一手好字,自己的字就是爷爷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的第一个子就是永。

        爷爷总说永字八法,把永字写好了,别的就都能写好,在爷爷的督促下,自己足练了八年的书法,上学的时候还得过市里的书法奖,后来爷爷去了,自己也上大学学了设计,书法就撂下了。

        想着,不禁又写了一个,眼眶有些酸,忽想起二郎在一边儿,忙抹了抹眼角,侧身把笔递给他,见他握笔的姿势不对,把他的手指调正:“这样握笔才对,写吧,今天就写着一个字,写好了才能吃饭,写不好今儿晌午就饿一顿。”

        二郎点点头,低着头开始写,碧青看了一会儿,大概不习惯毛笔,一开始写的乱七八糟,写了几个之后,就好多了,一篇过来,再写出来,已经颇有样儿。

        说真的,二郎是自己见过最聪明的孩子,基本上,自己教过一遍的字都能记住,现在已经能认不少字了,碧青琢磨,自己是不是该找本书来教他,这么西一榔头,东一棒槌的,终归不是法子,学习还是要系统一些的好。

        有时碧青觉得,二郎就像一块海绵,自己教多少吸收多少,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这样的天才如果有幸得到明师的指导,将来的成就真难说有多高,或许以后有机会,如今自己先充当一下吧,启蒙应该还可以应付。

        正想着,忽外头桃花娘的声儿:“大郎媳妇儿在家不?”

        碧青忙开门让她进来:“今儿桃花回门,新姑爷可是座上客,婶子怎么有空过来?”

        桃花娘搓了搓手在炭火上烤了烤,就瞧她的脸色碧青也能猜到,桃花在周家的日子应该过得去。

        桃花娘笑道:“送亲那天多亏了你,没让那对子难住,如今咱桃花在周家可长脸了,从公婆哥嫂兄弟到大姑子小姑子,谁不高看一眼,这刚进门,屁股还坐稳呢,就让我来请她大郎嫂子。”

        碧青忙道:“桃花回门,你们娘倆正好说说梯己话儿,我去做什么?”

        桃花娘拉着她的手道:“咱们不是外人,什么梯己话儿你都听得,快着跟我去,桃花还等着谢她大郎嫂子呢。”说着,生拽着碧青就往外走。

        婆婆一早去了王青山家串门,这会儿家里就自己跟二郎,见推辞不过,也只得嘱咐二郎看家,跟着桃花娘去了。

        乡下女人不上席,堂屋一桌,陪着新姑爷坐的除了王富贵这个老丈人,就是桃花的两个兄弟,小三儿还小,嫌在外头拘的慌,点个卯,一脑袋扎小屋来了。

        小屋是桃花姐俩住的屋子,这会儿就剩下杏果儿一个人住了,杏果今年才八岁,年纪虽不大,却是个天生的利落孩子,屋子给她收拾的极干净,炕上放了炕桌,摆上几个菜,就是一个桌小席。

        碧青自然不能进堂屋,给桃花娘拽到了院西的小屋,刚一进来就给桃花让到了炕里头坐,碧青忙道:“可不成,婶子在呢,哪有我这个小辈儿坐炕头的理儿。”说着把桃花娘推了上去,自己坐在炕沿儿边儿上。

        还没等说话呢,桃花就出去了,不大会儿功夫,就见两口子一块儿进来,新姑爷见了碧青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叫了声大郎嫂子。

        碧青忙站了起来:“可当不得姑爷的礼儿。”说着侧着身子回了礼。

        周叔文这回可再不敢托大,也不再觉着娶了桃花这样的媳妇儿丢脸,反而因为桃花这个媳妇儿,自己在家里也长了脸,以往有大哥二哥在,谁拿他这个老三当回事儿啊,那天难为桃花的时候,他可看见两个嫂子的表情了,虽说也不乐意娶桃花这样庄户人家的闺女,可到底是娶到家的媳妇儿,两个嫂子那样儿,自己心里也不舒坦。

        本说要丢脸的事,谁知媳妇儿家送亲的嫂子,竟有个真人不露相的,把自己祖上留下的对子对的精妙绝伦,连县太爷都连着说好,亲自题写了,爹叫人刻在木头上,现如今就挂在自家的大门上,谁见了不眼热。这次陪着媳妇儿回门,他爹还特意交代,给送亲的嫂子行个礼儿,故此心甘情愿给碧青行了礼。

        等周叔文出去,碧青不禁暗暗点头,还说周家一家子都是混账王八蛋呢,瞧这小子倒还有点儿救,拉着桃花问:“在婆家可还好?”

        桃花脸点点头:“多亏了嫂子,现如今,婆家的人都高看我一眼,公婆也没难为,他,对我也好……”说着忍不住脸红,。

        碧青松了口气,只桃花的日子能过去,自己那天就没白显摆,冀州的风俗,新人得就早回去,不能等日头落下,今儿虽没日头,也不能太晚,雪这么大,道上不好走呢,吃了饭,就忙打点着小两口回去了。

        望着牛车没了影儿,碧青才家来,明儿可是小年,过了这一天,就数着日子过年了。小年也是祭灶节,得给灶王爷上供,得扫房子,预备年货,剪春花,贴春联……数这一天最忙活。

        民间的规矩,男不拜月,女不祭灶,按理儿说,该大郎上供,可大郎不在家,就落到了二郎头上。

        天刚亮,三口就起来了,婆婆何氏拿着把扫除把屋角的蛛网扫下来,碧青收拾给灶王爷上供的贡品,收拾好了,叫二郎摆在灶王爷跟前拜了拜,就开始写春联。

        红纸是王富贵家的,桃花成亲,家里买了一刀红纸,今儿一早就让小三儿送了过来,碧青说要不收,小三不干,碧青说给钱,小三嘿嘿一乐:“俺娘说,让嫂子帮俺家把春联写了就成。”

        碧青笑了,这不叫事儿,让二郎把红纸裁成条,研好墨开始写,先给王富贵家写,写完了晾在一边儿,才给自家写。

        正写着,小五三口子就来了,手里提着一快肥膘子肉,说分了家三口子过小年冷清,索性跑了来,两家在一起包顿肉饺子,好好过个小年,也热闹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