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都市小说 - 农门妇在线阅读 - 第6章

第6章

        最粗劣的草纸描上几朵简单的花儿,就是二郎说的花样子了。本来碧青还有些顾虑,看到二郎拿来的花样子,顿时信心倍增。只不过,一文钱五张,这也太便宜了,而且,怎么卖出去是大问题。

        碧青拿着花样子问二郎:“这些是从哪儿买来的?”

        碧青觉得不可能是冀州城,虽说这里隶属冀州,却并不近便,碧青估摸着,怎么也有二三十里地,在这个交通工具极为落后的古代,二三十里坐牛车也得走上大半天。

        而王家,别说牛车了,家里连头猪都没有,听二郎说,原先倒是养了几只母鸡,后来二郎一病,为了给二郎瞧病抓药都卖了,现在家里连颗鸡蛋都没有,整个王家村里,何氏娘俩真是实打实的一级贫户。

        这人一穷就让人瞧不起,挨的白眼多了,指望大郎扬眉吐气就成了何氏唯一的想头,说白了,就是画饼充饥,与其指望大郎,还不如指望自己更靠谱些。

        二郎挠了挠头:“邻村有个小五哥,是个走街穿巷做小买卖的,隔三差五就会来咱们村一趟,这花样子就是娘寻他买的,不止花样子,还有他媳妇儿做的麦芽糖,一块一块的装在坛子里,一文钱买两块,去年过年娘给我买了两块,可甜了。”说着咽了口唾沫,看了碧青一眼,见碧青笑眯眯的望着他,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一说起糖来就成了小孩子,碧青笑了一声:“麦芽糖也不算多稀罕的东西,嫂子就会做,回头等嫂子得了空,给你做一些吃着玩。”

        二郎眼睛一亮:“真的?嫂子会做麦芽糖?”

        碧青摸了摸他的发顶点点头:“会做。”又问他:“那货郎什么时候来?”

        二郎道:“过年的时候走的勤些,如今在家收拾地里庄稼呢。”见碧青有些失望,忙又道:“邻村小五哥的家我认识,帮娘去他家买过两回东西,我跑的快,一顿饭的功夫就能打个来回,嫂子要是想买什么,告诉二郎,二郎去跑一趟。”

        碧青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这倒不用,你上心瞧着些,等他来了就来告诉嫂子就成了。”

        二郎点点头,从这天起,天天一早起来帮碧青提满了水,就去村头上捡柴火,一边儿捡一边瞧着村口的黄土道,就怕小五哥从家门前过的时候,自己没瞧见,耽误了嫂子的事。

        二郎这孩子心眼实,也不知道什么冲喜不冲喜的,就知道自从嫂子来了,家里就变得不一样了,自己的病好了,每天屋子里外干干净净的,被褥也都拆洗了一遍,天天搭在外头晒,晚上钻进被窝里,暖乎乎的舒服。吃的也好,就算家里不能顿顿吃白面,可就是那样难吃的杂面饼子,经了嫂子的手,也变得绵软香甜起来。

        要说坏处也有一些,不许直接喝水缸里的水,要喝嫂子灌在瓦罐里的水,吃饭前还要洗手,睡觉前更要洗脚。

        一开始二郎不习惯,总想混过去,可睡觉前刚想上炕,嫂子就把洗脚水端到跟前,二郎就不好意思不洗了。二郎心里觉得,嫂子哪儿都好,就是有些麻烦,可日子长了也渐渐习惯了。

        其实碧青也不想这样天天盯着二郎,可一想到二郎的病,就觉得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是必须的。

        而且,成了一家人,以后就得在一起过日子,碧青也不可能忍一辈子,让她随着二郎母子的生活习惯,还不如杀了她更快点儿,所以,只能潜移默化的慢慢改变那娘俩。

        自己的策略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何氏母子渐渐习惯了不喝生水,还有洗手洗脚,至于洗澡,目前条件还不允许,等以后有了富裕钱,慢慢再说。

        碧青现在倒是觉得,或许自己是幸运的,虽说挨了一个月饿,王家也穷的叮当响,可这样才给了她足够空间,让她去创造一个家,从无到有,从零开始,这让碧青找到了消失已久的激情。

        她现代学的设计,毕业时,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灵感,想设计属于自己的房子,但进了公司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灵感,根本不会被采用,公司需要的只是程式化的设计,她不是知名的设计师,根本没有把自己灵感付诸于现实的机会,这让她异常失落,也丧失了所有的激情。

        可现在,她的激情重新被点燃了起来,王家是穷,可这样,她才有机会去设计自己未来的家,也可以说,未来的生活。

        她在脑子里开始慢慢绘制未来家的蓝图,一点一点的绘制,一点点的去实现,未来既然包括了何氏母子,就得慢慢改变她们,碧青不急,她还不到十三岁,有的是时间做这些。

        正想着,忽听外头隐约传来拨楞鼓的声音,碧青还在想哪来的,二郎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嚷嚷:“嫂子,嫂子,小五哥来了,来了。”

        碧青大喜,琢磨自己的事儿在外头不好说,就在二郎耳朵边儿嘀咕了几句,二郎应一声,莫转头跑了出去。

        一到外头就见货郎挑着挑子,手里的拨楞鼓摇的正欢实,脚下却不停,眼瞅就从家门口过去了,二郎一着急,几步窜过去,胳膊一伸拦住了货郎的路。

        那货郎瞅清楚是王家的二郎,挑子都没撂下,挥挥手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二郎啊,拦着我的路做什么,去别处玩去儿,再淘气,回头告诉你娘,打你一顿笤帚疙瘩。”

        王二郎虽年纪小,却是个拧脾气,知道货郎是瞧着他家穷,买不起东西,这才赶他走,本来想使性子,却一想到嫂子的嘱咐,压了压脾气道:“今儿天热,小五哥的挑子挑了一路,想来口渴了,不如去家里喝口水歇歇脚儿,我嫂子说想要几张花样子,比着绣花呢。”

        王家娶了冲喜的媳妇儿,货郎本来只是听了一耳朵,没在意,后来他媳妇儿天天在自己耳边叨咕,那王二郎的病眼瞅着都不成了,这嫂子一进门病就好了,都说这王家有造化娶了福星进门,年纪不大,手脚却勤快,自打进了门,家里的大小活计都拿了起来,她婆婆倒成了个有福的等等。

        货郎这会儿想起媳妇儿的话,好奇心不觉窜了上来,加上又有买卖,便应一声,跟着二郎进了王家。

        这一进院货郎就楞了,王家他是来过的,家里没个顶家的男丁,穷的叮当响,院子里乱七八糟也不像过的,这才几天就变了个样儿,不是跟着二郎进来,确定就是王家,货郎还以为自己走错门了呢。

        要说也没添置什么新东西,可就是瞅着不一样了,货郎仔细瞧了半天,才算瞧明白,就是干净规整了,水缸虽说还是缺了口的,可擦的锃亮,上头还盖了盖子,院里还是黄土地,却扫的异常干净,还泼了水。

        柴火棚子,做饭的灶房,都拾掇的整整齐齐,干净清爽,当院儿放着一张旧桌子,上头放着一个锃亮的瓦罐,两只粗瓷碗,一个小丫头坐在桌子边儿上,正做针线。

        年纪不大,瞧身量儿跟大郎差不多的样儿,有些稀疏的头发在脑后挽了妇人髻,用半截筷子当钗别住,身上穿的袄裤洗的都发白了,那张小脸却干净非常,怎么看怎么就是一个小丫头,可那双眼……

        对上碧青的目光,货郎不禁楞了,货郎长年走街串巷的做买卖,冀州府一年也去好几趟,自然比村子里的老农民们见识多些,别瞧这丫头一身的穷酸打扮,这双眼却真真不寻常,小货郎一时也说不清怎么个不寻常,反正就不像庄户人家的孩子。

        货郎哪儿正发愣呢,碧青已经放下手里的活计,倒了一碗水递过来:“家里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喝口水解解渴吧。”

        货郎也实在渴了,接过去喝了半碗,不知是什么缘故,总觉着今儿喝的水比自家的甘甜,谢了才道:“听二郎说大嫂子想挑几张花样子,可赶巧了,前儿得空刚跑了一趟冀州府,新进的货,嫂子是头一轮挑的。”

        说着从挑子里翻出一沓子花样子放到桌子上,让碧青挑,小货郎一声大嫂子,叫的碧青愣了一会儿才回神儿,瞧了货郎一眼,年纪不大,估摸也就十七八,竟然管自己叫大嫂子,难道王大郎比这货郎的年纪还大不成,二郎可才十岁啊。

        却又一想,王大郎五年前就征兵走了,怎么也得十四五,算算年纪该二十了,货郎不叫自己嫂子能叫什么。

        碧青以前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大嫂子这三个字会落到自己头上,想想竟觉有些好笑,摇摇头,拿起花样子翻了翻:“这花样子不和我的心思,还有没有好些的?”

        货郎愕然半晌,好的自然有,虽说都是庄户人家,也有个贫富之分,穷的自然买便宜货,家里富裕的,要求高,偶尔也会买好的,更有那聘姑娘娶媳妇儿的人家,为了置办嫁妆彩礼,绣活儿也不一样,花样子自然也不是这样的便宜货,鸳鸯戏水,龙凤呈祥……五文,十文,甚至二十文一张的花样子也有,只不过,王家这小寡妇能买的起吗?

        仿佛知道他的心思,碧青说了声:“稍等。”转身去屋里拿了自己这几天画的几张,出来递给货郎:“可有我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