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言情小说 - 重生军少影后甜妻在线阅读 - 第104章 还演上瘾了

第104章 还演上瘾了

        “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们两……爱的结晶,我能不在乎他么?”楚轩略带酸楚的说出这句话,他知道自己是罪人,期盼陈熙遥爱上他很过分。

        但,或许一开始是个错误,但是现在他真的很重视陈熙遥,真的很希望很希望……如果这个孩子能伴随着父母的爱降生就好了。

        楚轩说这句话的语气太过温柔、眼神又那么沉醉,陈熙遥的心不禁一颤,下意识将楚轩扶在她肚子上的手一推,惊恐万分的说道,“不!”

        望着楚轩失望又受伤的眼神,陈熙遥才反应过来肚子里的孩子其实并不是楚轩的,现在他只是在演戏、演深情而已。

        她刚才差点就被楚轩的高超演技迷惑,以为孩子真的是他的,所以才会接受不了的推开他。

        楚轩对于她刚才的反应肯定很失望吧,外面偷听的人恐怕会因为她刚才的反应猜测出什么。

        不行,她可是专业的演员,绝对不能在演戏上出岔子!

        陈熙遥语气一改刚才的害怕,娇嗔的说道,“你这个混蛋,嘴上说着关心孩子,还对我动手动脚的。”

        “把你的咸猪手从我身上拿开!不是要去体检身体么,还不快走,难不成想在爷爷这里过一夜再去体检么?到时候我可要去找爷爷,告你阳奉阴违哦!”

        楚轩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陈熙遥刚才那么突兀就表情大变的推开他,虽说陈熙遥讨厌他,但是他已经发现陈熙遥似乎一到“演戏”环节,就会摒除一切情绪,配合他演好戏。

        现在这种状态才是陈熙遥演戏的状态,刚才她为什么要推开他?

        难道他刚才说的话刺激到她了?

        也没太多时间给楚轩仔细想,陈熙遥在演戏状态下已经给他台阶下了,面对陈熙遥笑盈盈的脸,他自然要接上。

        楚轩双手抱拳做出求饶的姿势,可怜兮兮的对陈熙遥说道,“媳妇饶命啊,你不会真的去找爷爷告我吧?我可不想吃爷爷的竹笋炒肉。”

        这楚轩变脸的功夫也很强啊,转瞬就从苦大仇深的男人变成了委屈小媳妇,他委屈啥啊,口口声声叫她媳妇老婆的,便宜都被他占完了,陈熙遥心中冷哼,挑眉道,“不想吃竹笋炒肉啊,那一会儿去买两个榴莲回家,我请你吃榴莲班戟啊!”

        楚轩知道竹笋炒肉是抽鞭子的另类说法,陈熙遥说的榴莲班戟肯定也不会只是糕点的意思。

        榴莲班戟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楚轩下意识的不想去深思,嬉皮笑脸的说道,“媳妇,你对我太好了,还要亲自做榴莲班戟给我吃,不过你都怀孕了,我可舍不得你受累,买什么榴莲做什么榴莲班戟啊,直接去蛋糕店买榴莲班戟就好了。”

        陈熙遥反应过来现在比较流行的老婆处罚丈夫的手段是跪搓衣板,跪榴莲这么奢侈的处罚方式,在2003年来说,可能还没大面积推广,所以楚轩不知道也正常。

        “谁说是我做了,榴莲班戟得你自己做。”

        发现陈熙遥笑得像个狡黠的小狐狸,楚轩明白,看来榴莲班戟还真的不是食物啊,楚轩继续装傻,“可是我不会做啊。”

        “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啊,并不难,和竹笋炒肉一样,不用你怎么动手,好好享受就行了。”

        面对陈熙遥笑颜满面的样子,看她跃跃欲试的模样,楚轩觉得以后或许也可以在陈熙遥生气的时候满足陈熙遥一下做这什么榴莲班戟,让她开心一下。

        不就和竹笋炒肉差不多的惩罚么?他枪林弹雨里都闯过了,还害怕这劳什子榴莲班戟?

        不过也得知道榴莲班戟到底是什么惩罚,以后才行用啊!

        楚轩故作害怕的问道,“享受?怎、怎么享受?”

        陈熙遥意外楚轩还真有探索精神,指着他膝盖道,“你用的膝盖去享受,把榴莲跪熟了,里面的肉熟透了,整个榴莲都被你跪得塌下去了,榴莲肉被你压烂了,就很好做榴莲班戟了啊。”

        就不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楚轩不跪天、不跪地、也没跪过长辈这种话了,把那么硬的榴莲跪塌,想想就觉得难。

        楚轩欲哭无泪,果然陈熙遥整人的想法总是这么奇特!

        “跪榴莲?那个浑身都是巨大硬刺儿的榴莲?媳妇,我们打个商量,以后我若是做错事让你生气的话,还是让我跪搓衣板吧,榴莲这个,难度太大了吧!”

        如果当时犯下的那个错误是跪个榴莲就能让陈熙遥原谅的,楚轩觉得自己跪十七八个榴莲都乐意。

        不过楚轩也知道这只是他自己的痴心妄想,那种事情,哪里是下跪求饶就有用的?

        如果楚轩说的是真的、以后他真的会跪搓衣板就好了。

        想想楚轩这个自以为是的直男癌跪在搓衣板上呜呼哀哉、苦苦向自己求饶的模样,陈熙遥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指着楚轩说道,“搓衣板啊,这主意也不错,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哦,以后可不许反悔。”

        楚轩上前拉住陈熙遥的手,将她的食指掰了回去,拉出她的小指头用自己的小指头勾住摇了摇,“不反悔,我答应你,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媳妇可满意?”

        “哼,幼稚。”陈熙遥没想到楚轩会这么认真的勾住自己拉勾,外面的人只是偷听而已,看不到房间里的画面吧,用得着这么投入么?

        陈熙遥有些尴尬的将手指头从楚轩小指勾里抽出来,摩挲这还带有楚轩余温的小指头道,“一个大男人,还玩小孩子的把戏,幼稚不幼稚,走啦,再晚点,医院专家都下班了,得明天赶早了!”

        如果能逗你开心,装幼稚、装疯卖傻又如何呢?

        “媳妇大人都发话了,我怎敢不从。”

        楚轩走到陈熙遥右边,弓着身子横着抬起手臂伸到陈熙遥身侧,这既视感下,陈熙遥下意识将右手放在了楚轩手臂上。

        楚轩歪头学着电影里李莲英的姿势口气说道,“媳妇,起驾去医院!”

        楚轩还真会玩儿,陈熙遥用左手食指懒洋洋的戳了戳楚轩额头,“小轩子真机灵,今儿个就不请你吃榴莲班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