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言情小说 - 重生军少影后甜妻在线阅读 - 第67章 是你干的么

第67章 是你干的么

        上一世或许是在娱乐圈应酬太多,身体素质后期是越来越差,但是此刻陈熙遥的身体情况能算是人生中的巅峰吧,但是陈熙遥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头晕起来。

        难道自己中暑了?

        可是,已经挪到阴凉处了啊。

        陈熙遥眼前的景象越发迷糊,她发狠的咬了一下舌头,却并未让情况好转,脚下晃了晃,陈熙遥眼前一黑,往地上摔去。

        看上去眼睛并未放在陈熙遥身上的赵庆丰第一时间冲上前,将就要砸在地上的陈熙遥揽在了怀里。

        方文彤眼睛一亮,起哄道,“赵教官,谢谢你救了我们遥遥,不过遥遥会摔倒,肯定是训练太过了,看把都我们遥遥都累成啥样了,赵教官你快把她送去医务室看看吧。”

        艾美知道陈熙遥一点都不想和赵庆丰沾惹上关系,所以她瞥了方文彤一眼就焦急的冲到赵庆丰身边,想要将被赵庆丰搂在怀里的陈熙遥搀扶到自己的手里,

        赵庆丰余光看也没看艾美和方文彤,抱着陈熙遥就冲出了队列。

        奔跑的过程中,赵庆丰还调整了一下抱姿,原本只是搂着陈熙遥的姿势完全变成了公主抱。

        训练场地离医务室太远了,跑得太快,怀里的女孩儿会不舒服吧?

        赵庆丰抖了抖肩膀,让陈熙遥落入他怀里更深之处,让女孩儿更加贴紧了他的胸膛,这样,就不会把她颠得难受了。

        怀里的女孩儿真轻,抱着她奔跑就像没负重一样,赵庆丰顺手捏了把陈熙遥瘦弱的手臂,想起那一日的疯狂,他似乎差点把女孩儿的骨架都摇晃散了。

        他,似乎真的有点禽兽呢。

        叔叔真是差点害死他了,竟然买未成年来给他下套,他一时不查竟然中了药,把陈熙遥给……睡了。

        赵庆丰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他,女孩儿也不用躲在大山里,而那时候,他还误会了女孩儿,以为女孩儿是为了钱自己出来卖的。

        如果,他一开始的时候对女孩儿不那么冷言冷语的,现在他们的关系应该不会这么僵吧。

        愧疚之情漫上心头,赵庆丰不敢再耽误时间,脚下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这女孩儿身体情况这么差,不用看就知道陈家如何对待她的了。

        三分钟不到,赵庆丰就将陈熙遥带到了医务处,推开了医务室的门。

        “楚少……”在医务室里面穿着军装,外面罩着衣袍的中年男子看到赵庆丰抱着一个女孩儿,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赵庆丰扫了眼在医务室挂水的其他同学,装作和医生不是很熟的样子,及时开口打断了医生的招呼,“魏医生,这是我带的学员,你快帮我看看。”

        这孩子什么时候抱过女孩子?难道是他想多了,这孩子这次真的只是顺手将昏迷的女同学带来医务室?

        魏军医眼里戴上了浓浓的失望之情,偷偷打量着赵庆丰的表情,故意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把这位女同学放到那边最里面的床上,我马上就给她检查,你也别担心,应该和其他同学一样中暑了,挂个水就能好。”

        赵庆丰害怕吵醒陈熙遥,懒得怼魏军医,小心翼翼的将满头是汗依旧昏迷的陈熙遥放在了洁白了病床上,还帮她脱了鞋,给她严严实实的盖上了被子。

        又害怕盖上被子之后,陈熙遥会更不舒服,赵庆丰又掀开了被子。

        魏医生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小子对这个女孩子果然不一样,或许他应该回去告诉老爷子这个好消息?

        眼见赵庆丰扭头看他,魏军医收敛了表情,嫌弃的挥手道,“走开走开,被子都盖不好,别在这儿给我添乱。”

        赵庆丰束手束脚的退离了病床边,魏军医拿着小电筒和听诊器开始检查陈熙遥的身体情况。

        刚才魏军医虽说是在开玩笑,但他也的确也那么觉得,每年军训昏迷的孩子那么多,情况不外乎是身体素质太差昏迷或者中暑了。

        但是,检查来检查去,魏军医却发现问题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给我挪一条凳子来,把我桌上的把脉垫枕拿过来。”

        赵庆丰见魏军医皱着眉头的模样,又想着陈熙遥从小受了那么多苦,最近又遭受了那么多磨难,难道说她的身体因此造成了不好治疗的暗疾不成?

        赵庆丰动作迅速的将魏军医要求的两件东西拿了过来。

        魏军医将凳子摆放在病床边,调整好自己得坐姿之后,将垫枕放在了陈熙遥手腕下。

        看着魏军医眉头皱得越来越厉害,赵庆丰面上的表情也越发冷峻。

        魏军医抬眼看了赵庆丰一眼,焦急的想确认什么,又害怕自己想太多,如果按照程序走,他应该告诉这孩子的大学导师让他们学校处理才是,但是这孩子好不容易对一个女孩子这么在意,万一真的是他搞出来的怎么办?

        赵庆丰察觉到魏军医的表情越发不正常,他心中一动,想到一种可能性,不知为何有些紧张和期待起来,冷声道,“魏军医,跟我出来一下。”

        魏军医也没拖拉,利落起身,给陈熙遥盖上了被子,跟着赵庆丰离开了病房。

        赵庆丰带着魏军医上了天台,锁上门,离开门挺远之后,才问道,“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魏军医为难的看了赵庆丰一眼,“她的情况有些复杂,不过你只是她的教官而已,按照规定,遇到这种情况,我得告诉她的学校,让她学校处理。”

        赵庆丰勾着嘴角,冷笑道,“按照规定?”

        这小子,这幅表情像极了他家老爷子,魏军医心里凉凉的回答道,“自,自然啊,如果你是她的什么人,我告诉你也无妨。”

        赵庆丰才不上这些老狐狸的道,“她是我的学员,我有义务关心她。”

        “哦,那你就别怪魏叔叔不告诉你了。”为了老将军的愿望,老魏决定豁出一条命也要试探出个究竟。

        “魏叔叔,你就非得逼我?”

        “那我就问一句,是不是你干的?”

        “什……什么我干的?”猜测似乎得到了验证,赵庆丰有些开心,却又不想让老爷子的耳目知道这件事。

        “你这么关心这个姑娘,你别忙着否认,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怀孕了,两个多月了,恰好和你离开部队的时间吻合,你说,是不是你的,如果不是你的,我就按照规定上报她的学校,如果是你的,我就告诉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