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言情小说 - 重生军少影后甜妻在线阅读 - 第42章 我要搞个大新闻

第42章 我要搞个大新闻

        柯明宇以保护者的姿态走在陈熙遥前面,上楼来到203房间前面直接抬手敲了起来。

        跟着两人上楼的前台小姐有些不虞,不过她现在也拿不准柯明宇和陈熙遥的来路,只好挤出一脸假笑,“那个,别敲门了,赵先生出去了,并不在屋里。”

        “不在?那他把钥匙留给她干嘛。”柯明宇大有一副转身便走的架势。

        陈熙遥没搭理柯明宇,直接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你,你就真的进去了啊!”

        陈熙遥进屋之后,发现这房间并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那说明有可能赵庆丰回到县里之后,只是到宾馆打了一声招呼就出去办他的事情了。

        “陈小姐,赵先生说了,你如果上来了,可以在这屋里多等他一会儿,他办完事就回来,有什么事儿可以打电话到前台找我,我先下去了。”县里这个宾馆比较小,没什么服务员,这前台在夜晚客少的时候客串一下服务员。

        前台离开之后,柯明宇坐在另一张椅子上,从书包里面掏了两个面包、两瓶矿泉水出来,递了一份给陈熙遥,“你真的要在这里等他啊,事情真的只能他才能做么?我们在县里也认识一些同学嘛,或许把他们叫来,也能有用啊,我们人多,学校也不敢闹起来啊。”

        话是那么说,可是陈熙遥重生之后,还没见过班上的同学呢,火箭班的孩子大都专注于学习,平时玩耍在一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关系也不像普通班的那么铁。

        而且陈熙遥也不知道那些人住在哪儿,很难把他们组织起来形成对自己有利的势力。

        如果早两天知道这事儿,陈熙遥或许会有时间去联系这些同学、校友,但是孩子始终也不如有社会经验的人办事稳妥,人一多也容易泄漏消息,最后陈熙遥还是会否定这个计划,重想其他计划。

        “柯明宇,也不用闹事,只要我的安全得到保证,就不会有事发生,现在,我希望你能帮我打个电话。”陈熙遥拧开矿泉水盖子,喝了一口水,润了下嗓子。

        看着手里的矿泉水,陈熙遥后知后觉的想到,原来柯明宇偷偷拿了食物和水啊。

        也是,他家开超市的,这些东西不缺。

        早知道他身上有水,她就早点要来洗伤口了,也轮不到那个混蛋借着给她洗伤口的机会,占她便宜了,想到这事儿,陈熙遥气得差点没把矿泉水瓶捏爆了。

        “打什么电话啊?”

        吃着面包的柯明宇抬头看向陈熙遥,疑惑的问道,“学霸,你的脸怎么突然这么红?是不是屋子里空气不好啊,我去把窗户打开吧。”

        还不是被赵庆丰那混蛋气得么。

        陈熙遥拂了拂胸口,让自己顺顺气,道,“刚才被呛了一下,没事的,现在好了。”

        见柯明宇相信了自己的借口,陈熙遥正色道,“你帮我拨通114,帮我问一下省电视台的热线电话是多少,然后再打电话去省电视台,接通之后,你捏着鼻子说话,就说明天容德县中学会有大事发生,不管对面问你什么,你都别管,直接挂掉就是了。”

        其实这个电话,陈熙遥自己伪音成正太音、沧桑大叔音、老婆婆音也能打,但是柯明宇在面前,她不好暴露自己拥有太多手段。

        柯明宇在面对陈熙遥这个学霸的时候,不会像面对老师那么恐惧于问问题,而是个不懂就问的好学生,“你不是让你班主任给市、县电视台打电话了么?还让我打给省里做什么?”

        “万一我班主任没打电话给市里呢?万一市里记者,那些人也有能力打点摆平呢?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收买省里的。”陈熙遥嘴上这么说,也不过是为了寻求个自我安慰罢了。

        她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如果省电视台的人都能被那些人搞定,那她在县里怎么折腾都没用,到时候,她或许真的只能上京了。

        上一世后面当上影后之后,陈熙遥也算是混入了上层圈子,有些人也愿意带她玩了,参加过一些聚会,实得一些人脉,听过大佬在这个时代的经历。

        大不了,她也学学重生小说里面的人利用“先知”的能力,去帮那些大佬度过一些难关,然后借此恩情让大佬帮她摆平这事儿。

        陈熙遥就是气不过,她就是想上个大学,谁拦她,她就咬死他!

        完全不知道陈熙遥心中所忧所虑,柯明宇以为这就是万全之策,在他看来,学霸无所无能,以前不管他问陈熙遥什么难题,陈熙遥总能给他解答,顺便用最简单的方式教会他解题。

        这也就造成了柯明宇对陈熙遥迷信的态度,陈熙遥说什么,他是绝对相信的,柯明宇拿起电话,按照陈熙遥的说法,将电话打了出去。

        “吓死我了。”打完两个电话之后,柯明宇大喘着气,擦着额头的汗水。

        在这个时代,很多人都觉得省电视台是神圣的,一般人可不敢随意打电话过去骚扰。

        就算是在大城市里,有些地方的省电视台外面也是有武警站岗保护的,一般人也不敢随意靠近。

        “什么吓死你了?”一道响亮的声音的从门口传来。

        陈熙遥回头看去,赵庆丰身上的伤口换上了干净白洁、包扎手法也更完美的绷带,他下肢窝,也架上了一柄质感不错的银白色金属拐杖,衣服也换了一身更干净利落的黑色衣服。

        “去医院了?”

        “是啊,再不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得感染了。”

        就算是在大城市里,有些地方的省电视台外面也是有武警站岗保护的,一般人也不敢随意靠近。

        “什么吓死你了?”一道响亮的声音的从门口传来。

        陈熙遥回头看去,赵庆丰身上的伤口换上了干净白洁、包扎手法也更完美的绷带,他下肢窝,也架上了一柄质感不错的银白色金属拐杖,衣服也换了一身更干净利落的黑色衣服。

        “去医院了?”

        “是啊,再不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得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