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言情小说 - 重生军少影后甜妻在线阅读 - 第28章 就此别过

第28章 就此别过

        老村长!

        陈熙遥因为老村长的话感激的流下了眼泪,她没想到,在黄翠芬那样的谎言欺骗和胡搅蛮缠下,村长依旧会选择护着她。

        陈熙遥这才想起,她能顺利读完高中,虽说大半是因为她自己争气、还拿奖学金回来能抚慰躁动的霍美珍,还有另一半的原因是老村长一直帮她给霍美珍做思想工作。

        每当她放假回家,老村长都会来关心一下她的学习,村长就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护着陈熙遥。

        只是上一世,她此时还年轻根本想不到这么多,后来又因为想逃离“议论她丑事的村子”,一直不敢回村、不敢和村里人联系,也根本不敢细想家乡的任何事,也就再也没见过村长。

        现在想来,上一世,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时候,村长也来找过她,但是害怕闲言碎语的她害怕见任何人。没有见村长,她当晚就跟着宋志博披星戴月的离开了村子去了沿海。

        上一世,她肯定让关心她的村长失望了吧,村长肯定是来安慰她的,如果她见了村长,说不定又会不一样了。

        这次,村长其实也是相信她的吧,不然,他也不会为了她做违背原则的事情了。

        眼泪滴在水缸中,响起了滴答滴答的声音,陈熙遥立刻埋头在膝盖上,让眼泪浸入布料中。

        两滴泪水的声音并未引起村长葛建军和村支书宋勇的注意,宋勇被村长说服,妥协道,“好吧,老村长,我听你的,外面吵得越发厉害了,我们还是快点出去把人带去村委会吧。”

        “走吧。”

        村长和村支书离开之后,陈熙遥默默不言的保持着埋首的动作。

        此刻,她已经擦干了眼泪,被泪水冲刷过后更加明亮的眼里闪烁着寒光。

        她就说嘛,黄翠芬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来陈家闹,其他理由不说,重中之重是想借此事当成一个由头让一向照拂陈熙遥的村长妥协让她得利啊。

        这不像是没头脑只会瞎咋呼的黄翠芬能想出来的主意啊……

        想来是宋志博在被砍了手臂之后生出的计谋吧,那个人还真是不消停呢。

        断了一臂,也阻止不了他害人。

        她得想个办法整治一下宋志博、并消除他这次计划在村里造成的影响才行。

        陈熙遥并不是因为担心陈家人才想消除坏影响,她是担心村长将来会一直宋志博他们以此事威胁利用。

        她自己名声坏掉了,大不了这辈子不做明星、或者以后花钱公关一下也行,反正也是假消息,她公关起来也没心理负担。

        陈家人?

        陈熙遥真的一点不担心。

        刚才陈婷婷都帮着宋志博、黄翠芬执行这次计划了,说明他们不会真的对霍美珍、陈百顺做什么,陈婷婷对她陈熙遥再狠,她对父母还是不会下狠手的。

        至于陈熙遥,她也不是对这对父母没良心,才对他们现在遭受的险境无动于衷,而是她对这对父母的感情,早就被他们的所作所为消耗干净了。

        霍美珍、陈百顺可是在宋志博陈婷婷推自己下楼前,亲口答应会帮忙作假证的人呢。

        他们当时答应以后会帮宋志博给媒体和警察证明“影后陈熙遥”是无法面对性/丑闻、得了抑郁症,尝试吃安眠药自杀失败过几次之后、又想不通才去跳楼的,他们所有人上前救人都拽不回来。

        也许,即便她坠楼前故意用指甲划伤了宋志博手臂想留下死前信息,这对父母也会在宋志博的提醒后在口供上加上一句——宋志博拼尽全力拉住了“爱女”陈熙遥,奈何她一心想死,剧烈挣脱宋志博拉住她的手,宋志博才会受伤吧。

        “哗啦”

        一阵水声惊醒了陷入沉思的陈熙遥,原来是身旁的赵庆丰从水缸里钻了出去。

        陈熙遥担忧的看向厨房通向卧室的通道,生怕有人此刻听到动静会过来,小声埋怨道,“你干什么?”

        “你心虚什么?所有人都跟着去村委了,这里已经没有人了。”赵庆丰爬出水缸,拧着湿透了的衣服口气甚是冷淡。

        “我之前就纳闷,你一个小姑娘独自跑山里干什么,果然不出我所料,是干了坏事,偷了未婚夫的钱躲去山里,呵呵,你这个女人到底有多贪婪?你赚的钱已经不少了吧,还想靠着勒索……诈骗等等不法手段赚多少钱?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

        “你看到了么,你的父母为了维护你被那个妇女骂的那么惨,还被村民们说闲话,你的村长为了护着你,向那个妇女妥协取消了另一个无辜贫困户的名额,你若是有良心,就出去把钱还了,去道歉争取他们的原谅。”

        “这些天你都和我一起躲在山里,钱肯定没有花出去,你现在把钱还给那个宋志博,大抵还能弥补一下你闯的祸、造的孽,宋志博的手臂都被砍了,你以后好好……”

        听着赵庆丰的说教,陈熙遥气得浑身发抖,梗着脖子指着房门说道,“闭嘴!你一个外人什么都不知道,听了点片面之词就瞎比比什么?我的事儿用得着你管么?你滚,你给我滚!”

        赵庆丰皮笑肉不笑的冷哼道,“好,我滚,我若不是受了伤走不了,早就滚了,我才不想和你这个自甘堕落、贪婪无度、还不知悔改的女人呆在一个空间呢!你是我楚……这辈子见过最恶心的女人!”

        赵庆丰捡起树枝,头也不回的扯开厨房门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陈熙遥望着赵庆丰消失的背影擦干眼泪,自嘲的笑了笑,她没必要为一个外人的行为动怒伤心的,反正以后他们也没相遇的机会了,不是么?

        至于那三个允诺……

        陈熙遥掏出被塑封袋装着贴身携带的合同,抽出纸张,点燃火扔进灶台烧为了灰烬。

        她还真的不稀罕这三个允诺呢,她自己照样能做到,只是她以为找个人帮自己,能省点事呢,却尽是糟心事。

        果然,人还是只能靠自己啊,“振作起来,陈熙遥,你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调整好心情的陈熙遥拧干裤子,也离开了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