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言情小说 - 重生军少影后甜妻在线阅读 - 第14章 压疼我了

第14章 压疼我了

        这一处峭壁是陈熙遥前两日观察地形的时候,发现的一处绝妙假死之地。

        陈熙遥上一世出名得并不光彩,所以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她不爱往人堆里扎,毕竟去人多的地方,总得戴着口罩,那会让她十分不舒服。

        所以她更爱户外运动,比如独自去攀岩、露营这些。

        而她家后山这一处峭壁,看似险峻,但对于有攀岩经验的人来说,徒手攀爬不是问题。

        只是,徒手攀爬峭壁的危险还是存在的,一有不慎,还是会摔下山,而从高处摔落的恐怖感,陈熙遥体验过一次,她现在真的不想再坠落一次了。

        这也是一开始,陈熙遥面对这个计划有些打退堂鼓的原因。

        但是,与坠落的恐怖感相比较起来,陈熙遥更想让宋志博吃苦头,所以还是选择了这个计划。

        陈熙遥相信,只要自己小心点,就不会出问题。

        刚才当着宋志博派来的人眼前摔下山,是个大胆的尝试。

        陈熙遥可是使出了上一世拍武打戏的巧劲儿,也借助了前两天绑在这处悬崖石块上的绳子,不然她没有那么容易稳住身形,然后快速滑到松树下借助树冠挡住自己身子。

        稳住了身形,陈熙遥就将昨日绑在松树上的假人,割断绳子,推下了山。

        说是假人,其实只是用校服裹着的一个用石头、谷草扎成的包裹而已。

        陈熙遥有很多校服,学校一年发两套春秋校服,款式都不带变的,且整个村子里,也就陈熙遥才有县中学的校服。

        这也是陈熙遥今天故意穿着校服参加陈婷婷婚礼的原因。

        那两人看到校服包裹着的一大坨东西坠下山,第一反应肯定是以为陈熙遥掉下去了。

        而下面是河流,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即便不当场摔死,砸晕了也会被淹死。

        陈熙遥又在树上挂了一会儿,这才解开了绑在石头上的绳子,攀着峭壁上突起的石块,朝山上爬了回去。

        担心宋志博之后会来查看现场,陈熙遥当然不会原路往上爬,她往斜侧面横着爬了十多米,从峭壁边上没有长杂草处重新爬上了小道。

        家,自然是不能回了。

        陈熙遥再次钻入了林子,从树洞里面提出一个用塑料袋裹着的破旧牛仔书包。

        撕开塑料袋,打开书包。

        陈熙遥迅速拿出以前军训穿过的迷彩服换下了现在身上穿的红色校服,然后背着书包,往更加偏僻的大山深处走去。

        还有6天才会出高考成绩,还有大半个月才能填报高考志愿,这期间,陈熙遥得把自己藏好。

        陈熙遥相信,宋志博不会那么笨的和别人说她掉河里死掉了,因为他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会知道陈熙遥怎么死的,最后宋志博只会选择沉默,反正陈熙遥假死也只是为了让宋志博相信而已,其他人知不知道她死了,并没多大关系。

        发现她不见了,陈家人也只会以为她失踪了,以为她因为宋志博结婚伤了心,离家出走了一类的。

        只要陈家人看不到她的尸体,就不会那么快给她办销户,两个月内,她有的是机会回家偷户口本。

        陈熙遥没敢去人多的乡上、县里,也是害怕别人认出她,会告诉宋志博和陈家人。

        唯有躲在山里才是最安全的。

        大山里长大的孩子,不会饿死在大山里,再加上陈熙遥早就准备好了野外露营的一些工具和食物、盐、水壶,就连之前感冒没吃完的药,陈熙遥都捡了些,一并放在了书包里。

        虽说宋志博的人看着自己掉下了峭壁掉入了河里,但为了谨慎起见,陈熙遥一路上还是很小心的清除了自己留下的痕迹。

        用折断的树丫,回头将比较明显的脚印都扫了扫,用落叶重新覆盖脚印。

        遇到及人高的藤蔓,陈熙遥也没砍断它们开路,她会直接弯腰钻过去,之后还会回身扶正藤蔓。

        走饿了,陈熙遥就吃点偷拿的陈婷婷称的饼干。

        天要黑了,继续走下去也危险,陈熙遥看了看手表,她离家后走了5个多小时,离陈家够远了。

        霍美珍他们这时候恐怕已经发现她不见了,宋志博不说她掉下山崖的事情,陈百顺或许会拜托村里的人帮忙在村子周围找一找。

        但是村里人大半夜,不可能找这么远的距离。

        陈熙遥放心的就近找了一处背风、爬满了藤蔓的山坳。

        四处检查了一番,确定这里没有蛇虫鼠蚁的窝后,陈熙遥小心翼翼的掀开藤蔓,把书包里面的大蛇皮口袋取出、展开放在山坳处。

        然后又把在学校买的毯子铺在了袋子里。

        走了大半天,早已经累坏了的陈熙遥吃了两块饼干,便踏入蛇皮口袋,又将掀开的藤蔓拉过来遮挡住蛇皮袋子,以确保即便外面会有人路过,外面的人也看不到藤蔓后的袋子。

        最后,陈熙遥将自己完全缩进了蛇皮口袋里。

        这个姿势不算舒服,但是没有帐篷的情况下,蛇皮口袋已经是不错的选择了,总比睡在露天强,至少这袋子也能遮风档露珠了。

        陈熙遥庆幸自己从小吃不好,所以身材瘦小,睡在蛇皮袋里面,完全不觉得拥挤。

        拉过毯子裹紧自己,陈熙遥伸手拉上了蛇皮袋的拉丝,只留了一个出气的小细缝,就抱紧自己,缩在山坳上睡着了。

        这一觉,陈熙遥睡得十分安稳。

        “嗯~”

        睡得安安稳稳的陈熙遥,身上突然被砸了一下,疼得她闷哼出声。

        是宋志博他们找过来了,还是自己遇上野猪了?

        陈熙遥吓得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她立刻拉开蛇皮口袋拉链往外看了一眼。

        外面依旧黑漆漆的,没有追兵的影子。

        就在陈熙遥纳闷为啥野猪不继续攻击自己的时候,头上方却有火把、手电筒的光线朝这下面射下来。

        借助那些光线,也让陈熙遥看清了刚才砸在自己身上的是个什么东西,那是个看上去有些狼狈,伤得还不轻的男人。

        而那个男人也借助外面的光线,看到了陈熙遥,无力的靠在山坳上,惊讶的看着她。

        也是,任谁看到一个小女生大半夜不回家,裹着蛇皮口袋睡在大山的山坳里,都会吃惊的。

        远远的,陈熙遥还能听到山上那些人说话的声音。

        “他刚才从这里掉下去了。”

        “摔死更好!”

        “我们要不要下去找他?”

        “不用了,这山这么陡,他滚下去不死也残,我就不信,这次之后,他还敢来我们村子偷人,来一次打一次,怕他做什么,以为我们这些男人都是摆设么?敢欺负到我们头上,走,回去了。”

        ……

        偷人?

        这个男人恐怕是去别人村里偷睡了别人老婆吧。

        怪不得被人家村子里男人们追打得这么惨,不知道他睡了几个汉子的老婆啊,那些男人的语气可都不太好呢。

        虽说陈熙遥也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坏人,但是若呼唤上面那些人下来抓他,岂不是暴露了自己?

        眼前这个男人,刚才似乎想上前拦住自己呼唤,但是刚起身就倒了下去,应该摔断了手脚。

        对付一个“残疾”,陈熙遥觉得自己还是做得到的,便没有叫人下来抓人。

        待得上面的人走远了,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山坳里又恢复了黑漆漆的状态,谁也看不清谁。

        陈熙遥缩回蛇皮袋里,准备继续睡觉,不打算多管闲事。

        可又想到,万一这个男人因为伤重死了,她在这山洞里面留下了那么多痕迹,到时候恐怕会有麻烦吧,她还想上大学呢,不能惹上命案。

        哎,为了避免麻烦,她都躲到人烟稀少的大山里了,都还能遇上这样的事情,陈熙遥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

        捏紧了手里的毯子,她小声的对着男人所在的方向问道,“喂,死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