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 - 修真小说 - 踏雪昆仑在线阅读 - 天降大任 奉命下山

天降大任 奉命下山

        在墨玉棺暗淡的微光映衬下,果然可见、里面躺着一位艳美妇人。凤儿也是好奇心起,屏住呼吸、悄悄走近几步,不觉已离开了通道。

        通道因为没有了遮挡,洞内的光线反而微亮起来。

        凤儿得以在一旁、静静审视石棺里的女人,似乎只要自己一不小心,就能将这个熟睡的女人惊醒。

        梦儿仔仔细细地端详母亲仪表,神态安详容颜姣好,头顶一幅鹅黄绣花丝巾,左耳悬一枚镶嵌翡翠玉石的金坠穗花饰品,晶莹透亮、五彩斑斓,然而右耳却空无一物,显然是在战乱中遗失。

        唯上身穿青蓝色细绸绣袄,依旧熠熠生辉,外罩的薄纱络红长裙,却是残损不整,可想当时的争斗,必定是险象环生、危机四伏,甚至于破绽百出,致使喋血成殇,全是自己年幼拖累所致,想着想着,梦儿已然泣不成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梦儿觉着洞内光线越发极暗,甚至视线迷迷糊糊,梦儿轻轻抹去残泪,向洞外一瞥。

        原来早已没了日头,只有淡淡的莹莹雪光、反照石洞内里,她这才知道,自己该回去了,也好为明天的行程做些准备。

        于是,梦儿缓缓站起身,再次睁大眼,遍览宽大墨玉棺内母亲的遗体,墨玉和雪光余辉映照之下,梦母的面容和双手等一些裸露部位,依然唇红肤白、栩栩如生。

        梦儿诧异之余、有些幻想,莫非妈妈真的睡着了,不然,这么寒冷的山洞,母亲怎会还能有如此鲜活形象。

        梦儿忍不住孩子气起来,伸右手想摸一摸、母亲的面容,刚伸出到一半,终究还是停了下来,觉得实在不该惊扰母亲。

        “师妹!天色已黑,我们明日就要下山,还是早些回去,以后再来看望吧!梦姨或许是真的睡着了,我们不宜打扰太久。”

        梦儿听师姐之言,犹豫之下,最终还是将右手顺势、横放在棺盖端头,重新缓缓拉上盖板,嘴里叨念:

        “妈妈,你且安息!女儿明日下山,一定找到那些凶恶的藏僧,叫他们在原地忏悔,谢罪三天三夜、七天七夜、九天九夜,直到你醒转过来……妈妈,女儿暂且去了,以后一定会来接你!妈妈……”

        梦儿依依不舍,随大师姐退出太极洞,含着泪毅然关上石门,姐妹俩袖衣挥舞、依次纵身飞出洞口,两人沿途又作了些明显标记,以便下次来时更为便捷。

        为了不影响太师父修心养性,姐妹俩一口气向东飞越,绕过冰玉池前、方才落下脚,步行不多步,这才踏进了暖玉轩。

        却见凌儿已然行功坐眠,不便打搅,两人回各自居处,稍稍整理必备什物,洗漱完毕径自躺下。

        梦儿总觉有点心神不宁,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只得顺着胡乱的思想,在记忆里寻找自己幼年时、和父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等凌儿将神武通的徒众送下昆仑,荒野外他们终究还能同舟共济、携手风沙,总算名不虚传了那么一回。

        凌儿回山后,将经过禀明了师父,鲜至柔颇感满意,并言及她特意安排凌丫头,明晨和凤儿、梦儿一起下山,若是能找到伊无尘,并有一封信嘱其转递,随后三人再赴中土。

        次日一早,姐妹三整装待发,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箫音,柔婉精致、却又荡气回肠。

        那是杨倩自度之曲,借庄子外篇中《刻意》为题,其意在于磨砺心志、进而追求最高境界,小姐妹三人都极为喜爱,时常也各自多有吹奏。

        今闻此曲,三人均知倩姨特来送行,相视无言、心中感动,循音而出,只见冰玉池畔、雪色晨光之中,一影持箫俏立,正是杨倩。

        直至吹完整曲,三人方才扑过去,哽咽动情大呼,一声“倩姨”泪水奔流。十年的依偎关怀,如母亲一般,虽不是师父,却与师父无异,只是所教有别而已,一旦短暂离开,彼此却有些不能承受。

        “傻丫头!又不是生离死别,哪来那么多眼泪,是不是倩姨、让你们受了十年的委屈,终于憋不住了!”

        姐妹三人破涕为笑,一边撒娇一边嚷嚷:“倩姨!我们都难受得很,真的舍不得,您还笑话我们,真坏!……”

        “谁敢笑话我们家三位大小姐,我杨倩第一个就要找他理论,你们是高原的神鹰;冰山的雪莲;昆仑的朝阳;天玄的精灵;更是我杨倩的梦幻里、永恒的彩云飞!”

        “倩姨,你还这样说,我们都难为情死了,要是给师父听见了,我们戴了这么多、华而不实的大帽子,一定会笑出一句诗来……”

        杨倩沿玉栏缓缓而行,直至‘天涯伊人’石刻身旁,那是师妹伊无尘当年、心血来潮所刻,杨倩来回反复抚弄着、小师妹当年镂刻的四个字,凝视片刻、略有所思,不待梦儿说完、就螓首轻摇:

        “唔……错啦!掌门姐姐自信的很,不然,怎舍得让你们、千里迢迢赴中原……嗯!我就不耽搁你们行程啦。凌儿,倩姨这支碧玉箫是师父……喔!你们的太师叔送给我的,哎!那么多年喊惯了,改口也难,可惜!我等辜负她老人家的厚望。

        今日,我就借花献佛,将碧玉箫送与你做个纪念,你们太师叔、尤其钟爱无尘,无尘是她唯一的入门弟子,是正宗的昆仑之雪啊!盼你早日找到、我那无尘师妹,或许,大伙儿今生、还有相见之日!一别已三十多年……”

        说到师父,杨倩的语气中,明显多一些羞惭、愧疚之意,再谈起师妹,却见有一丝笑容,在她脸庞一闪而过,随即听见倩姨一字一字吟咏:

        “素影冰池嬉纵,月下玉箫痴弄。踏雪问昆仑,纯粹有谁心动。惊梦!惊梦!飞雪长天泪送。”

        杨倩唱罢复又絮叨:“这首《忆仙姿*无尘追思》词,系无尘妹离别下山、四年后怅想所作,我们姐妹一起情同手足,思恋萦绕、魂梦追忆不止,继而泪湿枕巾、放任笔端。那时我们姐妹几个,常在冰玉池相互切磋,无尘不喜武功,却能脱颖而出,那是何等的聪慧和悟性!

        彼时,她只比掌门姐姐稍逊一筹,只是无尘过于沉迷、祖师爷的箫曲《逍遥游》,几乎到了爱不释手、废寝忘食的地步,以至于师父多有不满和训斥。唉!或许是因果已定,师妹任性倔强、嬉戏放纵,冰玉池折剑,虽受掌门师伯责罚,然祖师爷并无怪罪之意。

        我等向掌门求情不得,只因无尘刚刚通透天地重生功,很多武功、招式都没来得及练习,也就更没有机会、去练阴阳轮回功了。唉!无尘师妹出走之时,只有一十六岁,天空正下着大雪……”

        昆仑三姐妹都知道、有关师叔伊无尘的伤感故事,她们年少写生学习之时,常见倩姨以无尘师叔练功影像画,现场讲解着色和笔法,可谓亲切相熟久矣!

        所以无尘师叔的出走,她们都知道大概过程,主因还是性情使然。而今,恩师虽严厉,却不乏温柔,而师叔无尘,她们虽然不很了解,但从听说传闻来猜测,应是比较随性执著。

        杨倩喃喃自语,仿佛回到三十年前,眼神忽而喜悦、忽而忧悒,凤儿姐妹三人,静静倾听、不忍打断,均知倩姨与无尘师叔、同师学艺同室而眠,其情尤深,遂任其思绪飞越……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缕金光,照亮了远处的雪峰,照彻古朴庄重的山门门柱,照亮‘天涯玄妙门’五个大字。

        这才惊醒了众人,杨倩轻轻挽起凌儿和梦儿的手,踏下玉阶未及行至三步,却听见凤儿说道:

        “倩姨请留步!倘再相送,恐我等情难自禁、泪耽行程……”

        杨倩遂止步不前,伫玉阶中含笑无语,三人一一别过杨倩。

        “凌儿谢过倩姨!无以为报,定当与倩姨了此心愿。”

        “如有消息,我等定当早日告之倩姨,无需挂念,保重!……”

        一百零八级玉石铺就的台阶,三个人已没有时间、一步一个脚印去回忆,匆忙之间,衣袖一挥、再未回头,相继消失在浮云漫雪之中,转眼已难寻踪迹。

        唯杨倩目送三子,颔首微笑继而含箫怿动,好一份余情未了、孤影依旧。

        自上而下,原本无需用力,在离别相送的箫声中,三姐妹心情极佳,衣袂飘逸、大开大合,花枝招展、各显神通,彩霞映雪、豪放昆仑。

        三姐妹英姿妖娆、如梦如幻,腾云驾雾、犹如峰巅翱翔的神鹰;一路飞驰、好像雪原脱缰的野马,冲天而下、恰似奔涌天地的江河激流,翻卷回旋、仿佛涤荡人间的诗意狂飙。

        不到一个时辰,雪山已成为神话,森林也渐渐葱郁,周围已是另一个世界。

        晨曦之中,鲜花野草随风舞蹈;河水弯弯马羊奔跑;牧歌清亮绿洲缥缈;城郭俨然云天妖娆;一派祥和迷人的景象,好像几千年来从未有过惊悸。

        其时,正值春暖花开,但西域一带却是清凉,姐妹三人坐在柔软的草甸上逗留片刻,略作休闲兼带辨明方向,各自懒散地欣赏,这神奇广袤的土地、所带来的瑰丽风光。

        这是西域于阗国治下绀州城,是一处得天独厚的绿洲生息之地,克里雅河贯穿其中,一直往北延伸至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因远离中原战乱,呈现国泰民安之气象,颇似世外桃源之景。

        三人沿河前行,不久便进入城堡,街巷人群迤逦酒家昌盛,寺庙僧侣随处可见,大道上时有追逐的青年男女飞马而过。

        两边店铺更是有不少汉人经营,也有异族女子叫卖各种服装饰物,街上行人肤色、衣饰各有不同,来来去去、熙熙攘攘、指指点点,欢笑声此起彼伏,一阵阵随风远扬。

        姐妹三人驻足欣赏,一边打量一边和那女子头戴相比较。姬飞凤忽然眼睛一亮,对凌波说道:

        “凌儿师妹,你看这人与小师妹,是不是……轮廓行姿有些相像!”

        凌丫头先前并未在意,听师姐一说仔细一看确实如此,只是梦儿未戴头饰且服饰稍异,其他诸如发泽、眼神、面容、肤色、以至于身材都极为相似。

        原来,梦儿并非真正汉人,其父虽属中原人,但其母乃是西域于阗国的公主,其时,于阗国君尉迟僧乌波虔心佛法,诚服天朝且自称“唐之宗属”,故取有汉名李圣天。

        而于阗国的王后,乃是沙州节度使曹议金次女,王后所生一子一女,子尉迟输罗【汉名李从德】、女尉迟佛心,佛心公主文秀聪颖,深受其父母影响,崇尚汉风更名李佛心。

        于阗古国早期多为塞种人,自汉以来其主宰几度更换,其中包括斯基泰人东迁;回鹘人南迁;鲜卑人西迁形成多民族杂居,向为大唐安西四镇之一,安史之乱时吐蕃乘虚而入,后吐蕃内乱统治崩溃,尉迟王族重新执政。

        于阗国都城为安军州,是南疆最大的绿洲,尤为奇特的是城内僧侣多达数万人,是西域首屈一指的佛国,无论是僧人还是民众,大多是信仰大乘佛教,因而民风淳朴,从无虚假蒙骗之习。

        由于都城所在是丝绸之路的重镇,东西商贾频繁国民殷实富足,这里房屋鳞次栉比、人流车流络绎不绝,且自古以来,这里就盛产名马美玉,诸多稀世珍宝为中原人所称道。

        公元938年,由佛心公主和驸马吕三宝,率检校太尉马继荣、黄门将军国子少监张再通为正副使,殿头承旨、通事舍人吴顺规为监使,携载奇马、美玉、牦牛尾等名贵土特产品,向中原国主进贡。两年后到达都城汴京,后晋高祖皇帝石敬瑭,对于阗使者给予隆重礼遇,并派供奉官张匡邺为鸿胪卿,与彰武节度判官高居诲出使于阗。

        公元940年,使团在仲云部的石城镇十里地外,突遭吐蕃西支贵族以及上层宗教势力和契丹武士合击被打散,其时楼兰国为吐蕃管控极其凶险,驸马吕三宝为掩护张匡邺、高居诲一行,不得不西行播仙镇绕道回安军州。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